中新網長沙4月28日電 題:“友阿”商標權之爭:是惡意註冊還是商標侵權?
  記者 李俊傑
  作為湖南省的商業龍頭企業,湖南友誼阿波羅商業股份有限公司一度被消費者廣泛簡稱為“友阿”,這兩個字也成了家喻戶曉的知名百貨零售品牌。
  然而,近日,該公司卻被列為被告,告上了法庭。原告索儷榕訴該公司侵害了其“友阿”的商標權。
  在庭審上,原被告雙方就是否侵權及原告是否惡意註冊商標等展開激辯。法院未當庭宣判。
  焦點一:是否侵權?
  原告索儷榕系河北省邯鄲市人,原告訴稱,其於2006年12月7日依法經核准註冊“友阿”商標,取得該註冊商標專用權,享有在先權。
  原告認為,被告湖南友誼阿波羅股份有限公司未經其許可,擅自在其旗下商場分別使用“友阿百貨、友阿電器、友阿奧特萊斯、友阿春天”字樣,在其APP應用上使用“友阿微購”、“玩購友阿”字樣,在其股票上使用“友阿股份”的簡稱。
  原告認為,被告的行為系在與原告註冊商標核准的相同或者類似的行業上突出醒目地使用,侵犯了原告註冊商標專用權。
  對此,原告提出訴訟,請求判令被告湖南友誼阿波羅股份有限公司立即停止侵犯原告註冊商標專用權行為,立即拆除其店面中帶有原告註冊商標的標識、銷毀其侵犯商標專用權的包裝及宣傳,立即停止“友阿”用於網絡購物、股票簡稱及廣告宣傳活動,承擔原告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費用並承擔本案訴訟費用等五項訴請。
  被告湖南友誼阿波羅商業股份有限公司的代理律師認為,原告所訴分公司企業名稱已經工商行政管理機構核准使用,具有合法性;自被告的控股公司湖南友誼阿波羅股份有限公司2000年改製更名後,“友誼阿波羅”即成為控股公司商號,併成為知名百貨零售特有名稱。由於“友阿”簡稱被政府機構、媒體等公眾廣泛使用,從而成為“友誼阿波羅”公認的簡稱。
  被告的代理律師同時認為,從組成要素上看,原告註冊的商標“友阿”與被告的標識存在較大差異,如“友阿百貨”是四個字的偏正結構短語,且“友阿百貨”、“友阿電器”、“友阿奧特萊斯”等都表明瞭其銷售的商品類型,故不存在侵權。
  焦點二:“友阿”與“友阿百貨”等會否產生混淆誤認?
  原告索儷榕的代理律師表示,被告湖南友誼阿波羅商業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分支機構與分支機構電商、門店店招、友阿微購、玩購友阿、玻璃門貼、商場導引台以及相應的廣告宣傳上,突出使用了“友阿”的商標,侵犯了其商標專用權,友阿股票的簡稱也使用了“友阿”的字樣。
  原告索儷榕的代理律師說,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規定:將與他人註冊商標相同或者相近似的文字作為企業的字號在相同或者類似商品上突出使用,容易使相關公眾產生誤認的,屬侵犯註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
  被告的代理律師則認為,關於店招等使用“友阿”商標的情形,他們予以認可。但關於友阿微購和玩購友阿,這隻是微信公眾平臺及手機APP應用軟件,原告未能證明存在在線銷售商品的事實。而“友阿股份”是被告在證券交易市場的股票簡稱,且上述名稱不具有標示服務來源的功能,不屬於服務商標的使用。
  同時,被告的代理律師表示,在湖南民眾的潛在意識里,提到“友阿”就會讓人不由自主地想起“友阿集團”及其提供的百貨零售服務,“友阿”已具有較強顯著性與較高知名度,從而不會導致相關公眾對於“友阿奧特萊斯”、“友阿春天”、“友阿百貨”、“友阿電器”等百貨零售標識與“友阿”商標的混淆或誤認。因此,二者的標識不構成商標法意義上的近似。
  焦點三:原告是否惡意註冊商標?
  原告代理律師在法庭上表示,原告索儷榕系河北省邯鄲市人,目前在籌劃成立友阿超市公司,後在去年授權給湖南本土企業使用“友阿”商標時,才發現遭到侵權。
  而被告的代理律師辯稱,在2004年原告申請註冊“友阿”商標前,原告實際上已經居住在長沙,而並非其一直聲稱的居住在河北邯鄲。其有可能刻意隱瞞真實身份。
  被告的代理律師還說,通過初步調查得知,原告在2004年與他人合伙開辦了知識產權代理和知識產權咨詢公司,且在兩家公司中持有33%的股份,原告還在長沙有繳納社保的記錄,原告的曾用名也報考過專利代理人的資格考試,“原告可以稱之為知識產權‘業內人士’。”
  對於原告的真實身份,原告代理律師稱對原告身份不詳。他與原告平常只通過網絡進行聯繫。
  因該案重大複雜,法庭將擇日對案件進行宣判。(完)  (原標題:“友阿”商標權之爭:是惡意註冊還是商標侵權�
創作者介紹

睡眠

vv88vvlw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